明日への扉

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雨‧戀櫻─章‧五


禹夏在鐘聲停止的前一刻進了教室。

至於雨櫻,則是以驚人的速度,優雅而從容不迫的、在半分鐘後踏過教室門口。

「除了妳之外,從來沒看過有人遲到還能這麼悠哉的。」方才回過神來的穎風,為雨櫻的到來做下了注解。

「我的原則是,做什麼事都要貫徹以『悠閒』為定義的美學。」清麗臉孔上泛起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這樣的笑,往往是最帶有殺傷力的。

但是,會被殺到的,絕對不是在她面前露出痞子笑容的穎風。
不過,也不會是在一旁換下怒容的子宇。

禹夏的語解是「對情人的吸引力」
「只有『戀』才可以使櫻綻放光采。」她這麼說。

──

「在雙贏的局面下,應該是各取所需吧?」子宇對穎風提出疑問,不過口氣中很明顯的透露出一個訊息。

     ──「我要的東西,就該是我的。」


語氣堅定,但是目的似乎不值得配上這種語調。

「是這樣沒錯,不過……要有物品持有者的同意啊!」臉上笑意不減,甚至還有加強的趨向。

「子宇……可別以為事情能夠如你所願喔!」就算有他的同意,在小夏那邊也未必過的了關!

他是說過他輸的話,就會幫忙子宇說服禹夏拿回帶子,但整個賭約的確立條件是在「兩人其中一方輸了」的情況下。

但是,現在卻變成子宇口中的「雙贏」局面,在這樣子的情形下,之前他那些條件會無法成立!
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就是最不吃虧的那一個,不管勝敗如何,都不會對他本人造成任何影響。

有問題的人,只有子宇。

所以,在雙方賭注結果不是「絕對」的時候,他所設立的、對輸家的懲戒就不可能實現。

可是,相對的,在子宇並不是獲得「完全勝利」的情況。
雙贏,也可以作為「平手」來看,簡單的說,就是不必對不利於自己的承諾負責。

但,子宇只是獲取「拿回帶子」的權利。

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禹夏身上。

──

「你們又拿遲到的事情來賭啦?」禹夏問。

雖然她沒有穎風那樣愛作弄人,不過只要起了興致,她整人的手段比穎風還惡劣。

上次子宇的事,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

同時,也是一個活生生的笑話。
 
發表時間:2006/01/27 20:56:4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