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への扉

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錯過

 

 

 

 

  「神崎和也你寫的這是什麼怪東西啊?」真夏翻著神崎用來當備忘錄的小冊子,提出了疑問。

 

 

 

  原本真夏只是問神崎明天有沒有空,想介紹一個最近認識,很談得來的朋友給他。結果,對方只是冷冷的回他一句「真夏我現在很忙,有事明天再說。」然後繼續敲著鍵盤盯著電腦螢幕。

 

 

 

  碰了釘子的真夏徹底的無言。

 

 

 

  明明他剛踏入房間的時候神崎正一邊悠閒的上網,一邊吃著擅自從冰箱拿出來的真夏買的咖啡牛奶布丁,看到這一幕的真夏忍住想罵人的慾望,想他真夏智久的禮貌是出了名的好,怎能因為區區一個布丁就壞了自己的修養?

 

 

 

  不過火氣一來又想到,這情境好像有點熟悉,對了,上次他來找神崎的時候對方手上是拿著他買的草莓牛奶冰,還一副自以為大方的模樣問真夏要不要吃……。

 

 

 

  他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才會讓他認識一個叫神崎和也的我行我素到了極點的傢伙?

 

  偏偏神崎平時又是個受到眾人疼愛的人,學長寵他簡直是寵上了天,喜歡他的學弟把他當神一樣崇拜,身為神崎的同學兼室友,兩個人相處的時間比和其他的朋友還要久,註定要照顧著其實比他晚了快一年出生卻和他同學年的神崎。

 

 

 

  神崎的個性太倔強、太好勝,又有些任性,而且最近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所以久而久之,真夏也把神崎當做是小孩看待了。

 

 

 

 

 

  得不到回應的真夏很清楚的明白,再問下去只會使得自己向來引以為傲的理智徹底的崩壞。

 

 

 

  於是,他拿了神崎隨手放在電腦桌上的本子,問了人沒有答案,就自己找吧。

 

  但之後卻讓他看到了會變得更加無言的東西。

 

 

 

 

 

  「不要亂拿別人的東西啦!」視線終於從電腦螢幕前移開的神崎狠狠瞪了真夏一眼,站起身來把他手上那本自己的冊子拿回,又重新坐回電腦椅上繼續逛網頁。

 

 

 

  真夏嘆了口氣,不發一語的看著神崎。

 

  他覺得神崎還是不適合太感性。被大家捧在手心裡呵護的小孩心情不好時只要發揮任性,要其他人過來安慰一下就好了。

 

 

 

  蹲下身來,將神崎所坐的椅子轉往自己的方向,在眼前的人似乎又要開口大罵的時候,真夏的手輕輕的摸著神崎的頭,而神崎的眼神從充滿怒意到含有些許的訝異。

 

  「你如果有什麼不愉快的事可以說出來和大家一起分擔,不要一直關在心裡。」真夏用他特有的甜膩嗓音緩緩的說著撫慰人心的話語。

 

 

 

  神崎把要開口罵出的話吞了進去,默默的聽著,看著真夏對著自己的溫柔眼神,漸漸笑了起來。

 

  由剛開始的眼中帶笑變成嘴角微笑,又逐漸發出淺淺低笑,最後是毫不客氣的開口大笑。

 

 

 

  真夏從進房那一刻所忍住的怒氣終於爆發了出來。

 

  「我很認真的在關心你,結果你竟然笑得那麼高興?」

 

  放在神崎頭上的手揉弄著他前陣子才剪短的黑色髮絲,真夏相當的不滿。

 

 

 

  「真夏智久把你的手拿開。」神崎停止了笑聲,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面對真夏。

 

 

 

  其實他不是故意要笑的,只是眼前所見的人使他有種想笑的衝動罷了。記得有一個人經常用方才真夏那樣的眼神凝視自己呢。

 

  不過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可以笑得雲淡風輕的說「以前曾經發生過這些事喔……」的那種過去。

 

 

 

 

 

  「神崎和也你的笑容很詭異耶。」真夏的手離開了神崎的頭,停止了動作,愣愣的瞧著。

 

  是在想要怎樣報復他嗎?只是頭髮被弄亂而已沒必要這麼誇張吧?

 

 

 

  「我就算笑容詭異也好過你這個髮型娘氣的傢伙。」神崎有一半的思緒倒回了以前的回憶裡,說出口的話雖然少了點火氣,但是嘲諷的意味卻仍然十足的濃厚。

 

 

 

  「誰髮型娘氣了!你之前褐色長髮的樣子根本就像女人一樣還敢說我!」

 

  「至少我現在比你有男子氣概啊……等等,你說誰像女人?」

 

  「你全身上下除了衣服帥氣以外,長相和身材都很沒說服力啊,那裡有男子氣概了?」

 

 

 

  他們和一群朋友出去玩的時候,神崎還蠻常被男生搭訕的,剪短頭髮後也只改善了一點,至少別人不會看到背影就認為身材纖細的他是個女孩,不過在學校裡,被男生告白的機率遠遠高過其他人。

 

  這樣的神崎說自己有男子氣概,傳出去只會被當作是一則笑話吧。

 

 

 

  「你這個國小曾經被人家誤認成女生,還被告白的人是最沒資格說我的人吧。」

 

  「神崎和也……你是存心想惹火我嗎?」

 

  「你們兩個根本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吧?」一個溫和平淡的嗓音打斷了真夏和神崎的爭執。

 

 

 

  真夏索性直接坐在地上轉過身去,看見另一個室友靠在門邊,一臉興味盎然的表情。

 

 

 

  「斗真,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站在那裡的?」

 

  「就在智久你蹲下來的時候,和也有注意到我啊。」

 

 

 

  瞬間真夏明白了神崎大笑的原因了,老是和他吵架的自己竟然在安慰他這件事本身就很奇妙了,又在同一時間點,斗真出現了。那原本應該是斗真的工作。

 

 

 

 

 

  真夏不知道的是,神崎雖然笑著,但眼神裡卻潛藏了無限哀傷。

 

 

 

  不曉得是在何時所產生的習慣,神崎會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騙了別人也騙了自己,把那些不願回想的痛苦鎖在內心深處的陰暗角落,自欺欺人到了後來,連心都麻痺了,停留在為了自我保護的殼裡面,旁人難以進入神崎也無法走出,所以大家只能寵他。

 

 

 

  就算不能讓你幸福,也要想辦法讓你快樂──。

 

 

 

 

 

  最後是斗真問神崎明天要不要出門的,神崎一下子就答應了,在旁邊被忽略的真夏不由得感到些許的悲哀,這樣的差別待遇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和斗真說話和顏悅色,對他就是唇槍舌劍?

 

 

 

 

 

  隔天,神崎和斗真一起在約好的地點等真夏帶人過來。一直站在同一個場所無所事事是一件很無趣同時也浪費生命耗費光陰的事情。

 

  沒有其他方式打發時間的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

 

 

 

  「斗真你有見過真夏說的那個人嗎?」

 

  「如果有的話就不會跟你一起來了,和也你為什麼都不叫智久的名字?」提出了長久以來的疑問,神崎和真夏相處有蠻長一段時間了,卻只有在爭吵時神崎才會叫真夏的名字,而且是連名帶姓一起。

 

 

 

  「因為太不順口了,他這個人連姓氏都不好念。」

 

  「這麼說也對啦……不過我已經念習慣了。」露出微笑的同意神崎的話,真夏的名字和他本人一樣,都很麻煩。

 

 

 

  「我還以為你今天會來這裡是要阻止真夏又和我吵架了呢。」轉了個話題,神崎對真夏的事一向是沒有太大的興趣,如果不是斗真開口,他不見得會想出門。

 

  「那也是原因之一啦,我不來的話你也不大想出門吧?」簡單的說,就是不要那兩人當眾開罵,在外頭吵完了回家又重新再來一次,受害者可是他啊,耳朵老是沒有獲得寧靜的時刻。

 

 

 

  對真夏和神崎來說,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已成了家常便飯,而且吵架的理由都只是些芝麻蒜皮般的小事,內容也都超沒營養的。

 

 

 

  「你說的也沒錯,但幾乎都是我去招惹他的……。」

 

  「其實智久他……啊,人來了。」

 

  欲言又止的斗真,其實有些事你不說、他不懂也是一件好事,或許什麼事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明白卻故意裝傻的真夏,和神崎兩人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吧。

 

 

 

  真夏帶著他說的那個人向斗真和神崎一步步的靠近,隨著距離的縮短,神崎也看清楚了對方的臉孔。

 

 

 

  是她。

 

 

 

  建立的保護殼漸漸崩毀,隱藏住的記憶浮現在腦海裡,一幕幕關於過去的片段快速的播放、快轉,最後,停留在分離的那一刻。

 

 

 

  果然,還是忘不了吧……。

 

 

 

  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她凝視自己時的熾熱眼神。

 

  烙印在心裡,成為了退不去的痕跡。

 

 

 

 

 

  過去的戀人啊──,放棄的情感、彼此相愛卻分手的結局。

 

 

 

  愛情是要兩人共同去維持的,當其中一方付出太多時,保持平衡的天秤崩壞了。

 

  然後,失去的愛,就再也回不來了。

 

 

 

  「妳要的愛我可以給妳,妳要的溫柔、包容、信任,這些我都可以給妳。」

 

  「我唯一不能給妳的,就是永遠。」

 

 

 

  妳最想要的永遠,我給不起。

 

  所以,選擇放手。

 

  但是,妳又重新出現在我面前。

 

 

 

 

 

  接近的兩人、錯過的兩人,又再次的相遇。

 

  面對面的相視、微笑。

 

  改變的關係、不變的感情。

 

  眼神中的熾熱是如此的熟悉。

 

 

 

  「初次見面,我是神崎和也。」

 

 

 

 

 

  再給我一次機會,重新開始好不好?

 

  這一次,我會比任何人都疼惜妳。

 

 

 

 

 

2007.3.9.linyoh.pen.

 

 

 

 

 

拿去投稿學校比賽的東西。

 

不過知道的人就是看得出來這個的本質是什麼吧。()

 

那個時候忘了把快寫完了的電子檔列印出來,只能很哀怨的看著寫到一半的手稿回想內容。

 

後來方向就偏掉了。然後原本樣子的電子檔還在電腦裡面沒有完成。

 

格式是學校要求的,所以和之前用的不大一樣。

 

 

 

本質不是自創,所以還是分在衍生文學。可是在自己這邊就分在自創的短篇小說。

 

但其實它的本質還是衍生文學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