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への扉

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赤龜】我們分離的那個夏天──番外

 
那應該只是一個很平常的星期五晚上。

按照自己的習慣,他會在七點之前洗完澡,然後爸爸會騎車載他去上課。
所以,通常龜梨會很悠哉的看電視混到六點快四十分才準備拿衣服,在衣櫃前思考著要穿什麼,等完成一切前置工作,開始洗澡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四十五分前後的事了。

通常是這樣。


但是,那天晚上,那傢伙不曉得是那條又神經不對勁了,在六點半的時候突然打了通電話來,說什麼「老是讓爸爸載偶爾也要運動一下,今天就和我一起走路去上課吧。」

「……外面在下雨。」一邊思考著為什麼赤西會打電話來找自己,一邊用不是理由的理由來敷衍對方。
明明之前赤西都是騎腳踏車去上課的,怎麼會忽然說要一起走路去上課?
「雨已經停了啦,快點下來,我在你家樓下。」聽見赤西一副很沒耐性的催促著自己,龜梨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無耐感湧上心頭。

他忘了,赤西做事一向沒有理由,完全是憑個人的感覺。
就算有理由也都是一些會令人噴飯的爛藉口。

「我可以說不要嗎?」龜梨嘗試做著最後一點反抗。
「你快點給我下來就對了啦!」聽筒另一端的赤西顯然已經失去耐性,直接用起命令句了。
「可是我還沒洗澡……」龜梨用有點半求饒的語氣說著。
「……你最好給我在六點五十分以前下來。」語畢,掛斷電話。


龜梨默默的看著被掛斷的電話,放下話筒,去跟爸爸說今天不用載他了,因為有人打電話來叫他要陪他一起用走路的去上課。
結果大概講了快三分鐘之後,龜梨決定放棄溝通,轉身到自己的房間去拿衣服。
一直到他要出門之前,爸爸還在問真的不用他載嗎?
……真是夠了,龜梨心想。

其實,也只是擔心孩子不知道路而已。
後來的事實證明,他是真的不知道路。


赤西一個人站在龜梨家對面的公園入口。
空氣中還殘存著些許雨的味道,風把遮住月亮的雲吹開了一點。
雖然不是滿月,雖然看不見它的全貌,還是很亮。
偶爾在看到這樣的月亮時會想,那個人是不是也像這樣散發著光芒呢?

  ──即使掩藏著自己真正的面貌。


他一直覺得,龜梨是個很彆扭的孩子。

有時候明明很難過了,卻還要硬撐著不讓淚水滑落。
有時候明明很高興的,卻還要拼命隱藏自己的笑容。

假裝著不在意、假裝冷漠,還自以為成熟。
但其實骨子裡還只是個孩子。


「……太慢了。」赤西不滿的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龜梨。
「有洗頭本來就會比較慢。」龜梨無辜的望向赤西,順了下還帶有些許水氣的頭髮。
「那有人突然打電話來的,我肯陪你一起走已經夠義氣了還要被嫌慢──,頭髮還沒吹乾耶,以後如果會偏頭痛都是你害的。」
「……走吧。」他已經不想再多說什麼了。

龜梨跟在赤西身後默默的走著,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其實平常走在前面的都是龜梨,但是打死他也說不出來自己不認識路。

不,應該說是只知道一條路而已。

所以當赤西在某個路口轉彎過後,回頭看見繼續往前走的龜梨,他笑了。
好像明白,龜梨一直想辦法拒絕自己的原因了。

Kame,你連走路都會走到恍神嗎?」赤西對龜梨的背影喊話,嘴角帶著戲謔的笑意。
「……想笑就笑吧。」龜梨迅速的轉身,朝赤西的方向走去。

赤西並沒有發出他想像中的那種刺耳的笑聲,只是叫龜梨要跟著他好好走,不要再發呆了。
然後,繼續走向他想走的路。

當赤西踏上被雨水沖刷過的、滿是泥濘的空地時,龜梨終於發出了怒吼。
卻是一邊抱怨、一邊跟上赤西的腳步。

在走出空地之後,龜梨第一個動作是停下來,檢查自己的褲管有沒有沾染上泥巴。

「下一次,再帶你走別條路吧。」
「……隨便你。」


厚重的雲層被不時拂過耳畔的風吹散。
雨後的夜晚,殘缺的月亮在深藍色的天空中發出銀白色的光芒。


                      ─全篇完─
 
 
2007.10.6.linyoh.pe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