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70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傳/安凡】午茶時間

 
「我們今天來喝下午茶吧。」
 
原先在閱讀醫藥書籍的凡斯,把視線轉移到提出意見的精靈身上。
 
「沒有茶。」雖然他覺得那個就某方面來說很我行我素的精靈可能已經把東西都準備好了……。
 
「我帶了精靈飲料過來。」亞那指了指自己放在桌子上的瓶子。
 
「沒有點心。」眼神又回到了書上,隨意的翻著頁。
 
「我帶了材料,等會可以開始弄……。」
 
「你想煮東西?」聽到亞那的危險發言,凡斯迅速的抬起頭來,睜大雙眼注視眼前帶著一臉無害笑容的精靈。
……這傢伙忘了自己上次差點把洞穴炸掉的事情了嗎?
 
「嗯。」啊,鐵定是忘了,還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你確定你真的沒問題嗎?」他希望亞那至少還可以有點自知,對於自身並沒有料理天份的這件事。
 
「會有什麼問題嗎?」亞那一臉天真的問著凡斯。
……他錯了,他不應該期待那個疑似天然呆的精靈會有什麼自覺的。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那那個人一定不是亞那,而是那個無聊的傢伙冒充變成了他。
 
「他還在計較你上次差點把這裡給炸了的事情吧。」一直在旁邊看好戲的安地爾突然插了話進來。
 
「我才沒那麼小心眼。」狠狠的瞪了安地爾一眼,凡斯不悅的辯解。
 
「你上次明明邊清理邊抱怨啊?」一臉驚訝的誇張表情,很明顯的是故意想惹某人生氣。
 
「不抱怨難道我要欣然接受嗎!」然後獵物準確的上鉤了。
安地爾發現自己很喜歡看那位年輕妖師臉上的表情變化,刻意抑制除了怒意之外的情緒表達,讓他有了種自己都覺得奇怪的想法。
──他竟然會認為那樣彆扭的凡斯可愛,但是當事人身上絕對不包含一絲可愛的特質。
 
 
「那個,我沒有說我要一個人弄啊。」亞那不解的看著被惹火的凡斯和惹火他的安地爾。
 
「你的意思是,我和安地爾也要幫忙嗎?」快速的抓到了重點,如果是這樣的話,叫亞那不要動
手就不會有意外發生了。
 
「對啊。」
 
「那我和安地爾來弄就好了,你不要插手。」
 
「為什麼?」
 
「因為你會把這裡炸掉。」毫不猶豫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後某精靈愣住了。
 
「上次那是意外……。」而且他有記得先做好防護,頂多只是半成品的液體四處飛濺和一個鍋子被燒破,其他地方一點事情都沒有啊。
 
「意外隨時都有可能會發生,你在的話發生的機率會更大,而且……。」話語未盡,凡斯勾起了一絲難得的笑。
 
「──我是妖師,我說會炸掉,那就一定會炸掉。」
 
「……。」亞那沉默了,妖師的言靈能力是可以這樣隨便亂用的嗎?
 
「所以你不要插手。」起身拿起亞那放在桌上的材料,凡斯走到安地爾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來幫忙吧。」
如果拒絕的話,眼前的妖師是不是也會用言靈逼自己就範呢?
安地爾一邊這樣想著,一邊離開椅子,跟著凡斯去準備點心。
 
 
說是幫忙,其實真正動手的也只有凡斯一個人。
 
「你是為了什麼叫我過來的?」他不覺得這個戒心重得要命的年輕妖師會沒有理由的願意和自己單獨相處。
 
「你在這裡才不會有機會和亞那講一些奇怪的話。」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凡斯淡淡的回應。
 
安地爾就這樣默默的看著凡斯動手料理一切──,很乾淨例落的手法,感覺上好像很熟練了,但是對方又不像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
 
「……你的視線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如果只是單純的盯著看也就算了,但是又夾雜著一種打量和算計的意味。
真的,很不舒服。
 
「我在這裡也沒事做,就只能看你了啊。」始作俑者一臉無所謂的笑了。
那個笑讓凡斯瞬間毛了起來。
 
「……你還是走開吧。」不然他受不了的時候,可能會直接對眼前那個笑得一副變態樣的傢伙進行殲滅動作。
就像在殺蟲子,不用顧慮任何的事情,反正是被抹滅了也無所謂的生命。
 
「是你叫我過來的,不是嗎?」笑意越漸加深,──同時也讓凡斯毛骨悚然的程度越來越強。
 
「我後悔了,不行嗎?」他的確是後悔了,他應該放任安地爾去對亞那灌輸一些奇怪的觀念,而不是把一個莫名的對自己抱有興趣的變態拉過來。
雖然那個興趣僅只是因為妖師的力量,他知道的。
 
「我只是感到好奇,你的動作很熟練,但是你又不像是平常會做這種事情的人。」難得老實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提出了對對方的疑問。
 
「只是因為平常調藥習慣了而已。」
 
「……你把做點心當成在調藥嗎?」
 
「對啊。」同樣是把材料切好、攪拌好,放到容器裡,不過後續動作不大一樣就是了。
 
「……。」某妖師今天成功的讓第二個人為他的話而沉默了。
 
 
就在安地爾無言的同時,凡斯也把東西弄得差不多了。
 
「等它烤好就好了。」
 
「喔。」
 
然後,世界沉默了。
 
「你不覺得像這樣都不說話很奇怪嗎?」安地爾打破了一片寂靜。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凡斯冰冷的回應,連看對方一眼都不屑的觀察爐火大小。
 
「身為朋友,我們有必要好好的培養一下感情吧。」安地爾帶著笑容的接近凡斯,──那個會讓他全身起雞皮疙瘩的詭異笑容。
 
「誰和你是朋友了……,離我遠一點,不要靠過來!」阻嚇的話語並沒有成功,也沒有任何的效用,就結論來說,算是被害者無謂的掙扎和抵抗吧。
 
「……放開你的手。」
 
「我的手現在放的地方很滿意不想移開。」
 
「不要逼我對你動手。」雙眼瞇起,凡斯開始認真的思考用哪一種死法會讓他的心情比較好過。
 
「你會捨不得嗎?」刻意的扭曲對方的意思,安地爾很顯然的樂在其中。
 
「誰會捨不得了!」就在凡斯真的打算要動手的時候,一個很不符合現在這種情境的聲音插進了他和安地爾的對話中。
 
「你們兩個在吵什麼?」聽到爭執聲的亞那走了過來,看到的是安地爾的手放在凡斯腰上,凡斯一臉不悅的樣子。
 
「我在和他培養感情。」下一秒,安地爾狼狽的被一股衝力摔在地上。
 
 
凡斯看著亞那,緩緩的啟脣喊了他的名字。
 
「亞那。」
 
「嗯?」
 
「下次,要喝下午茶的話請自備點心過來。」
 
 
2008.6.4.linyoh.pe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