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への扉

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Smile More

 

【特傳/冰漾】Smile More
 
印象中,好像很少看到那個人真正的笑容。
 
平常會笑是會笑,但都是那種讓他起惡寒的冷笑,或是充滿了戲弄意味的惡意。
出任務時就是完美的商業笑容,在委託人的眼裡看來可能是禮貌或是表示善意,代表說會好好的幫忙處理,但在他眼裡看來根本就是敷衍。
 
明明笑起來很好看的說,真是白白浪費了那張漂亮的臉。
 
 
「學長,你為什麼都不笑啊?」有一天他終於忍受不住某人暴殄天物的行為,問了這個問題。
──理所當然的是換來自己抱頭蹲下用著受虐動物的眼神看著那個毫無歉意的施暴者。
 
「可能等你不腦殘之後我就會笑得很高興了吧。」……人家公會早就解除這項命令了你還偷聽不覺得很沒道德嗎?
 
「習慣了。」
 
「……」然後是某人沉默了,轉瞬過後抱著頭發出哀號。
 
「說過很多次了,不想聽就不要聽嘛!」明明就是自己愛偷聽,聽了還要嫌棄內容沒營養,口頭講講就算了還要打人!
他這輩子會好好燒香的,可不可以請神明先把功德回給他,好讓他安穩的度過這輩子啊?
不然老是在巴與被巴的關係間度過真的很可悲耶。
 
 
「你不要想不就沒事了嗎?」
 
「那你不要聽就好了啊……」小小聲的說出抱怨,下一秒鐘又是個暴栗落在他疼痛才剛退去些許的頭上。
 
 
他不知道,那人會在他的背後露出清淡如風的笑,但他轉過頭來時,又重新覆上了平時的冰冷。
 
  愛情中的甜總是稍縱即逝,卻濃的讓人留在心中一再回味。
  只可惜你從未曾親眼見過,那人表現於你視線之外的溫柔。
 
 
在聽見問題的瞬間,他是驚訝的,雖然臉上的溫和笑容依舊。
 
「你希望看到冰炎的笑容?」夏碎看著眼前的少年,略帶疑惑的重複了褚冥漾所提出的問題。
 
「嗯,因為學長都不笑讓我覺得很恐怖嘛。」他無辜的說著這些年來自己的感受。
 
「所以才來找我問有什麼方法啊……」聽到褚冥漾的回答時,夏碎是想笑的。他知道冰炎,或許現在該改稱為薩彌亞,在褚冥漾身後的笑容有多溫柔。
 
或許是不想讓原先的相處方式改變的關係吧,但更多的原因應該是出自於某人的不坦率……
 
「我跟你說,下次他如果再打你,而你抱著頭或是視線不在他身上的時候……」少年微微愣住的聽著被詢問者所提出的建議。
 
「真的可以嗎?」
 
「嗯,不過後續動作要自己注意點喔!」不然可能會發生什麼樂極生悲的事情吧……,不過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也無能為力了。
少年也只是點點頭,說了謝謝之後就走了。
 
 
看著少年離去的背影消失在眼簾,轉身想回到教室時,方才討論過的問題人物就出現在自己面前,那雙漂亮的紅色眸子正怒視著他。
 
「你不要亂教他一些有的沒的。」
 
「都聽到了?」
 
「……都聽到了。」
 
「打算怎麼辦?」
 
「順其自然吧。」……好一個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的情形,發生在當天晚上。
少年如同往常一般的來借浴室,如同往常一般的被已經成為戀人的房間主人給予暴栗,如同往常一般的抱頭哭訴。
不同於往常的是,當少年苦著臉等待著疼痛退去時,他抬起頭來,迎向戀人的視線。
然後,他發現了自己從未見過的寵溺笑容。
 
  不是沒有,只是距離要稍做改變,只要再提高五公分的視線就好了。
  又或者是,一個轉身的距離。
  你會知道,他的笑容一直存在,因為有你,也只因為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