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5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因與聿】病

 
虞因覺得自己最近怪怪的。
一旦生活過得太平順,就會有種不現實的恍惚感。
普通人的正常生活不會和他一樣存在著那麼多的……如果用熟識的某位鑑識人員的說法就是,不科學。
他每天看著所謂的現實和非現實,如果用「看得到」這件事情來定義的話,他的現實世界比別人要再多上一些。
就僅僅是那一些,他惹過不少麻煩,甚至還差點賠上了性命。
所以,套句自家二爸的說法,他最好是「乖乖的不要多管閒事」,嘖,那些又不是自己想看見的,也不是自己去找的啊!
 
「只有剛開始不是吧。」難得開金口的少荻聿如是說。
「你說你那次沒和我一起攪和在裡面的?」最沒有資格說他的人就是這傢伙了。
於是,蚌殼吐了點沙之後又緩緩地闔上──。
他們兩個根本就是半斤八兩,只是一個顯性一個隱性而已,隱性的那個又會乖乖的不講話,顯性的那個卻是很不乖的會頂話,然後就──其實虞因一直很想問這算不算是長期性的家庭暴力,不過他如果去警察局報案說家暴應該會迅速被當事人知道,然後當場再上演更激烈的……親子交流,這只會變成笑話。
 
 
所謂「乖乖的不要多管閒事」的生活,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呢?
乖乖的去上課、偶爾翹個課和朋友出去玩、打工、為作業為考試熬夜或通宵。
每次期中期末看到商業類的學生拿著厚厚的原文書一副快崩潰的樣子,虞因就會慶幸還好自己唸的是設計類,沒有什麼需要背書考試的科目。
與之相對的,考試期間加重的作業份量會讓人很想死在等待日出的夜晚裡,而他現在就正處於這種時期。
 
虞因開始覺得自己有病,平淡的生活和忙碌的生活他同樣都覺得不現實。
上課的時候、與人相處的時候、打工的時候、作業的時候。
在家裡看到聿吃布丁的時候、在學校餐廳碰到一太又幫他買好午餐的時候、在警局遇到嚴司又笑著叫他被圍毆的同學的時候、他不小心又說錯話惹到二爸,躲避拳腳攻擊的時候。
很多時候都會讓他產生那種莫名的恍惚感,而越來越常感覺到的胸悶和心跳加快也讓人覺得煩躁。
或許是睡眠不足的關係?他很想調整作息多睡幾小時,只是對自己仁慈時常會引發睡過頭導致悲劇的作業時間更加悲劇的情況。
大爸已經笑著警告過自己要多注意,除了老師的電話,學校也寄來了預警通知,關於他的出席率問題。作業再不好好弄讓平均起來的分數高能一些的話,就真的要等著重修。
糟糕透了,他想。
 
 
虞佟覺得虞因最近很奇怪。
行為舉止什麼的都很正常,但就是這種正常讓人覺得奇怪。
可能他也習慣對方去和事件瞎攪和了吧,雖然不贊同這種行為,尤其是虞因差點把命玩掉之後。
 
「我覺得阿因最近怪怪的。」某天,虞佟在和同僚聊天時提起了這件事。
「嗯?有問題就去看醫生啊。」
「不,他其實表現得很正常,但我就是覺得他很奇怪。」
「……不然叫阿司幫他看看啊,反正他是醫生嘛。」雖然本職是看屍體的。
「什麼,充當被圍毆的同學的心理醫生嗎?大哥哥收費很貴的喔!」
「少來,你沒心理醫生的證照吧?」
「知道我沒有還叫我看看,我什麼時候還義務擔任這種心理咨詢的工作啦?」
「你不是說要過要開生命線嗎,我給你實際演練的機會啊。」
……那種古早古早以前的事情他為什麼還記得?
 
 
於是,假日早上,虞家的餐桌上多了一位訪客。
「你怎麼會在這裡?」
「聽說你有病所以來看看。」嚴司直言不諱的說。
「我很好。」剛把最後一項作業上傳,虞因現在真的覺得他很好。
當然,如果沒有訪客在自己要吃早餐的時候用一個奇怪的問題代替打招呼的話,他會覺得更好。
「不知道自己有病的人都會說自己很好。」
「……那說自己不好就是沒病嗎?」這什麼邏輯?
「那代表你真的有病啊,那裡不好說來聽聽。」
「胸悶和莫名其妙的心跳加快算不算?」雖然他覺得那應該是生活作息太腐敗的後果。
「被圍毆的同學,我現在認真問你個問題喔。」
「你問啊。」虞因完全不覺得嚴司的態度認真,即使他還拿出筆記本和筆來表現出一副要做記錄的樣子。
「你的問題有特定對象嗎?」
「特定對象?」這關特定對象什麼事?欸等等,這傢伙該不會是──。
「──你是少女漫畫看太多嗎!」他該不會是想到少女漫畫那種看到喜歡的人臉紅心跳想到就胸口脹遇到會害羞想躲起來語無倫次之類的老梗吧!
「你還能懂我的意思表示你也看不少啊。」
如果不是看過這位法醫曾經把筆拿來當凶器捅人,而現在對方手上又剛好有支筆,他絕對會一拳往那張笑得很欠揍的臉上扁下去。
「如果獵人或是火影忍者那種JUMP的漫畫算是少女漫畫的話,我是看不少沒錯。」他皮笑肉不笑的說。
 
「你幹嘛那麼堅持是戀愛?」虞因決定化被動為主動,再繼續聽嚴司講下去自己一定會消化不良。
「春天到了嘛。」對方給了他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回答。
「……我都不知道戀愛什麼時候有季節限定了。」
「怎樣,不是戀愛嗎?」
「……。」戀愛、特定對象、想到就會覺得有些呼吸困難、看到的時候會莫名其妙的心跳加快。
「──是戀愛啊。」原來是戀愛……嗎?
 
看著虞因一臉恍神樣的沒反駁自己,還重複了那個微妙的關鍵字,嚴司反而愣住了。
現在是在演那齣、少女的戀愛短劇?
 
「喂,你還好嗎?」
無視他擔心中帶有更多「你有病」情緒的眼神,虞因突然呵呵地笑了起來。
 
「是戀愛沒錯。」
 
 
          》End──。
 
14-Apr-11.yoh.pen
 
其實我本來是想寫那種遲鈍的戀愛喜劇(?)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修到後來就變成這樣了Orz
大概是因為我把能在三小時內寫完的字數搞到分三天才寫完所以就……把標題從春日變成病了(掩面)
阿因對不起我讓你有病了(合掌)
 
然後,其實他大概是和作業戀愛了吧。
特定對象(作業)、想到就會覺得有些呼吸困難(時間淚目)、看到的時候會莫名其妙的心跳加快(緊張和羞恥)(課堂檢討之類的)
這是一段想分開又分不開的關係(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