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5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因與聿/一→因】認栽

 
對虞因的第一印象,是從友人口中聽說的。
聽說,他有陰陽眼。
聽起來有點聳動,但當時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但是在初次看到虞因的時候,目光卻無法從他身上移開。
不是什麼一見鍾情之類的戀愛悸動,而是很微妙的感覺。
和這個人如果有更多的交集,或許會有麻煩。
他的直覺向來很準確。
但這種感覺很快地就被他置之度外,現在的自己和虞因,並不會有更多的交集。
他們相互認識,但也僅只於此。
 
 
再之後的印象,是來自於虞因的爸爸。
覺得在邊喊痛邊試圖躲避那充滿力道、絲毫沒有因為親屬關係而收斂的拳打腳踢的人有些可憐,猶豫了一下子,決定開口解救這位不大熟識的友人的友人。
 
「阿因,你……。」
「等等、二爸你別踢了啦!……不好意思,這是我爸……痛!對、對不起啦……。」
 
當時,他應該是震驚的看著那個長相完全不像是長輩年齡的人吧。
縱使在旁人眼裡看來,他是一如往常的微笑著。
 
 
而和那位……長輩,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是在談判的時候。
自己一眼就看到那個挑染了棕色、頭髮四處翹起的……高中生?
剛開始只是覺得對方有些眼熟,等到雙方打起來、真正對上之後他才發現,其實自己真的有看過這個人。
擋住了對方的攻擊,他壓低聲音,帶著確認意味的開口問道:「你不是阿因的哪個爸爸嗎?」
 
 
「看在阿因的面子上,我願意栽一次。」
他甚至說出了這樣的話,但其實他和虞因並沒有那樣良好的關係。
對方知道的自己的事情,可能還沒有自己知道他的還多。
 
 
後來,他因為另一個事件和虞因稍微熟悉了點。
如果虞因沒有出現,自己可能會以另外一種型式被他看見。
雖然,自己並沒有會死在那裡的感覺。
 
 
這個人好像總是捲入一些麻煩裡頭,記得他前陣子才剛動過手術……。
不過從醫院出來的自己也沒什麼立場說他就是了。
 
 
在自己基於禮尚往來而做了某個動作後,虞因適度的幫他掩飾過去了。
有點像是共犯一樣。
 
他隱約察覺到虞因的想法,但他僅僅是提供了建議而已。
當他帶著對方的親人去找人的時候,虞因那位有著紫色眼睛的弟弟的反應和平時冷靜的樣子完全相反。
讓原先覺得「虞因不會有事」的自己也有了些許緊張的情緒。
在看到虞因已經變得慘白的臉孔時,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放心。
 
這人還真是讓人放心不下啊……他想。
明明常身處於麻煩之中,卻缺乏自我保護的能力,真的是、讓人放心不下。
 
 
他開始幫對方的忙。
──即使自己因為這樣惹上一些麻煩也不以為意。
 
也許,自己真的是栽下去了吧,心甘情願的。
 
想要更加的了解對方、想要更多的時間和他相處。
如果他還是沒辦法避開麻煩的話,那自己就幫忙他解決麻煩吧。
反正,自己是擺平者,不是嗎?
 
          》End──。
 
06-Jun-11.yoh.pen.
 
這是從友人噗浪上出現靈感的一夏在MSN上演變(?)成的一因(炸)
如果有人對一夏有興趣的話請反白下面的段落,那是原版(?),上面那些是修+增訂版(?)

20140103調整,我忘記我鎖右鍵啦(炸),把反白的部分改成淡灰色。
 
 
第一次看到那個人的時候,目光就無法從他身上移開。
他是那樣的張揚。

自己覺得在邊哀痛邊躲避那充滿力道、絲毫沒有因為親屬關係而收斂的拳打腳踢的人有些可憐,猶豫了一下子,決定開口解救一下不大熟識的友人的友人。

「阿因,你……」

「等等、二爸你別踢了啦!……不好意思,這是我爸……痛、對不起啦……」


當時,他應該是震驚的看著眼前,完全不像長輩年齡的人吧。

縱使在旁人眼裡看來,他是一如往常的微笑著。
 
 
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是在談判的時候。
自己一眼就看到那個挑染了棕色、頭髮四處翹起的……高中生?
剛開始只是覺得對方有些眼熟,等到雙方打起來、真正對上之後他才發現,其實自己真的有看過這個人。
擋住了對方的攻擊,他壓低聲音,帶著確認意味的開口了:「你不是阿因的哪個爸爸嗎?」

事後回想起來,那還真是糟糕的混亂局面啊。
如果是這個人的話,他願意栽一次。

 
 
他和他的……二爸?
其實有著相似的個性吧,在表面上的衝動。
但是,他缺乏自我保護的能力呢,真的是讓人放心不下。

他開始幫忙對方,即使自己因為這樣惹上了一些麻煩也不以為意。
嗯,自己真的是栽下去了呢,心甘情願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