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5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MAGI/辛賈】Chief

 
有點長的前言(介紹)()
四篇內容沒有相關性的短篇,覺得分開的話字數會有點空虛()就放一起了。
第一篇是看到昊子畫的圖之後有靈感想寫文,但是還沒看過MAGI的我就去看MAGI了,有點微妙的過程XD”
靈感來源是這個→http://www.plurk.com/p/fkgjfb
第二篇是噗浪跟風的三個TAG[下犯上][沉默][大火般的戀愛],靈感大神指引我的方向就是MAGI/辛賈,所以我寫了()
第三篇是昊子的圖的文字化版本,來源→http://www.plurk.com/p/fqkotv
第四篇是看到友人的對話,殺了你和請小力(X),覺得很有趣所以就寫了短文XD
 
以下正文開始:)
 
 
 
 
那是一個最初在草案階段就被賈法爾擋下,沒有讓辛巴達看見的商品企劃。
直到某天王將政務官派去出差——當然,也許這只是個藉口,或是在某些有心人士的推動之下產生的結果。
那個企劃被分到緊急公文類,附帶縮小版的迷你樣品。
企劃案順利通過,外加了一筆為數不小的補助金。
 
「成功量產的話,就先給我來十打吧。」
辛巴達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好,處理政務的時候甚至還哼著歌。
 
「王到底有什麼問題?」
「賈法爾離開前到底做了什麼讓他能那麼開心的處理公文?」
「聽說前陣子有一個讓賈法爾氣到想把提案人殺掉的企劃案……。」
「喔喔我有聽說,好像是以賈法爾為形象的人物商品吧?」
「但是除了賈法爾,沒有人看到那上面的內容,那份企劃書就被燒毀了。」
「會讓當事人生氣、但是王卻很喜歡的企劃?該不會是最近很流行在各國的那個系列吧……?」
「什麼?」
「就是那個啊……。」
……。」
 
流言以飛快的速度傳遍了皇宮。
但在隔天,辛巴達做了一個決定。
「那個商品企劃,還是不要量產吧。」
這樣的東西流入其他人手中太可怕了,如果只有自己的話……
「我要買斷它。」
「王,您可以讓這份企劃不通過的。」
「那可不行。」辛巴達微笑。
「我覺得這東西很好、非常好,好到我不想讓其他人也能擁有……。」
 
流言又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而在樣品出產的前一天,賈法爾回來了。
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你到底在想什麼……這種鬼東西誰要買!買來幹什麼!」
「我會買啊,有多少買多少,至於買來幹什麼嘛——」
「夠了,到此為止。」對方的眼神猥褻到讓他不想知道接下去的話。
 
賈法爾的形象商品企劃就這樣無疾而終。
不過,他這次給了提案人一些建議。
 
 
幾天後,緊急公文中出現了讓辛巴達覺得非常熟悉的東西。
「賈法爾,這個不是被駁回了嗎?」
「重新提案了,我覺得這次的提案的內容有很強大的市場。」
……賈法爾!這種東西那能賣啊!」
「為什麼不行?七海聯盟的其他國家都同意進口。」
「駁回!以後這種類型的企劃通通駁回!」
「您真的不考慮一下嗎?七海聯盟以外的地區應該也很樂意進口販賣 —— 。」
「這次的東西連我都有購買意願呢,辛。」
……你會願意買多少?」
「一個就夠了。」
 
一個就足以買斷了,這次的企劃在政務官的強力推動、王的大力阻止之下,同樣的無疾而終。
辛巴達不知道賈法爾手中有著他想要卻得不到的東西。
雖然,那東西的背面是他不願意看見的。
 
17-Feb.2012.yoh.pen.
 
 
 
國王陛下和政務官最近在冷戰。
他們兩個的交談變得非常的……公事公辦,原先界線不明顯的地位關係變得格外突出。
聽到這個傳聞的時候,辛巴達沒有說什麼,只是低下頭繼續處理公文。
在一旁的賈法爾則是看了眼說話的人,一言不發地轉身走向在這個時間會有其他官員聚集在一起喝茶吃點心休息聊天的地方。
辛巴達看著賈法爾的背影淡淡地笑了,他彷彿可以聽見稍後會從外面傳來的哀號聲。
下面的人該明白,有些事情不是能被拿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的。
 
「所以他們果然有問題吧?」被打得最慘的人有些不甘心地說道。
「別提了,誰知道賈法爾大人會不會下一秒鐘就出現在你面前痛扁你一頓。」在感覺到有殺氣的時候就馬上逃走的人心有餘悸地勸告。
 
這件事情漸漸變成一個禁忌,無人膽敢提起。
但在其他人開始從難以適從轉變為開始適應這種情況的時候,他們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地恢復成以前的態度。
讓人感覺霧裡看花。
 
「我就說你太刻意了吧。」賈法爾無奈地說。
雖然沒有被八卦是不錯,但是只要有他在的場合就會有種沉重的氣氛。
就像是有危險生物出現在眼前那般地小心翼翼注視著,努力尋找機會逃命。
「這樣他們才不敢亂講話,你也不喜歡那樣吧?」如果對方心情不好的話,最後痛苦的人一定是自己。
「算了,你高興怎樣就怎樣吧。」他發現自己比較習慣可以打鬧的生活,而不是到都像是他會讓人石化一樣的僵硬。
「你自己說的喔,覺得反悔的話可別怪我。」
「嗯。」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辛巴達總有股自己一定還是會被怪罪一切的預感。
他到底是怎麼把對方養成這樣雖然會幫自己收拾善後,但同時也有些不講理的任性的樣子呢?而且對象限定是他自己。
 
他們都處在大火之中。
明知周圍被灑了油卻還是點燃了火,在火海之中緊抓住對方不放。
就算引火自焚也要和對方一起化作灰燼。
 
「賈法爾,如果有一天我快死的話……
「我會賞你一刀,你安心的去吧。」果斷打住未完的話語,賈法爾將緊急公文丟到辛巴達臉上。
「你怎麼忍心這樣對我!」
「我都願意承受弒主的罪名讓你死得痛快了,你還有什麼不滿?」
……賈法爾。」
「閉嘴,看你的公文。」
 
辛巴達安靜地處理政務,偶爾悄悄看著他的政務官。
當視線交會的時候,他的笑容讓賈法爾很想衝過去施行暴力。
 
28-Feb.2012.yoh.pen.
 
 
 
「喜歡你。」
少年的笑容純淨,帶有些許的不好意思。
「好喜歡你。」
像是要把自己的喜歡都送給他似地,攤開的雙手間明明什麼都沒有,但卻能深深地感覺到那份讓人溫暖的心意。
「賈法爾、我也……
當辛巴達也想做出對等回應的時候,眼前所見的,卻不是對他說喜歡他的少年賈法爾。
 
「啊,王醒了。」
「工作做不完啦!別管王了!」
 
有些嘈雜的環境讓辛巴達迅速地認清剛剛是在做夢。
現實是,青年賈法爾用飽含殺氣的微笑對著他說,「睡得好嗎?」
 
29-Feb.2012.yoh.pen.
 
 
 
「殺了你。」
曾經有位跨坐在他身上拿著刀抵住他的脖子,說要殺了他的少年。
時過境遷,當初的少年最後沒有取走他的性命,而是成為了他的部下。
很多事情都改變了,例如他們之間的關係,例如他們之間的感情。
不變的是,那句令人印象深刻的「殺了你。」
 
「殺了你。」賈法爾說,面無表情且目光冷淡。
但是,沒有殺氣。
「請小力點。」辛巴達說,笑容滿面且眼神熱情。
 
回應他的,是賈法爾的一聲冷哼和重重摔到他身上的公文。
 
2-Mar.2012.yoh.pen.
 
第三篇寫到後面的時候,還神經斷掉的想到這段。
 
「你要找的是幼年賈法爾,還是少年賈法爾?」
「我要找的是青年賈法爾。」
「你是個誠實的人,我就把……
 
沒有都送他的這種好事啦←
結果昊子看到之後心動(?)的畫了圖,有圖有真相→http://www.plurk.com/p/fqo65h
 
話說我已經很久很久沒寫動漫同人了,最近勤勞到自己都覺得神奇(欸)
 
 
以上,點閱感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