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への扉

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與聿/?因】Unknown

  
這篇是某天昊子在噗浪上說想玩接龍文的產物。
本來她是要徵求MAGI的,不過她可能是以為我單純想玩接龍,所以我開噗說請她自由發揮的時候是因與聿的開頭,後來就接完它了XD
?是我們兩個對於這位沒有共識,就當作是團霧了(欸)
以下正文開始:)
 
 
 
「阿因?」
這真是惡夢。
虞因萬萬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遇到一個不該遇到的人。
 
第一個想法是「完蛋了」,虞因現在很想轉身跑掉。
但現實情況是,如果他這麼做的話可能連今天晚上的月亮都看不到了。
「我沒有要做多餘的事,只是剛好路過。」
 
看到對方有點微妙的表情,虞因只覺得欲哭無淚。
這件事情他猶豫了很久,直到今天他才終於下定決心要來這裡把它處理掉,沒想到居然會被撞見。
他運氣到底是有多不好啊?
 
也許那天該抽空去廟裡拜拜請求神明保祐之類的?雖然他從來沒看過神明長什麼樣子。
「沒做虧心事的話緊張什麼。」
虞因也很想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明明人都來了為什麼還要猶豫不決呢?如果沒有因為這樣而浪費一些時間的話,也不會遇到不是很想在這種地方遇到的人吧?
 
「嗯……是說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不會剛好也是路過吧?」
望著對方,心裡依然冒著汗的虞因覺得還是轉移話題比較安全。
 
對方沒有回話,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他們兩個就這樣不開口說話地看著對方。
……現在是在演那齣?就不能給他個痛快嗎?虞因有些自暴自棄地想。
在虞因開始考慮要不要找個理由先離開的時候,對方緩緩地說:「特地來找你的。」
 
聽到這個回答的虞因有點傻眼。
「找我?」
「對,找你。」笑了下,那人抬起左手,手上拎著一個小小的禮物袋。「這是要給你的。」
 
「……謝謝。」虞因愣愣地看著對方伸過來的手,接過禮物袋。
其實他聽到「特地來找你的」這句話時,以為是來阻止他的,雖然以結果來說算是來晚了一步。
「都處理完了吧,不走嗎?」
 
「呃、嗯,走吧。」事情都處理完了,也被對方看到了,繼續待在這也挺奇怪的。
虞因率先邁出腳步離開原地,對方不疾不徐地跟在他的後頭。
「所以你就只是來找我而已?」
「嗯。」
 
「你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
「猜的。」他打了個哈欠,有些疲倦地說:「你很好猜啊,一直都是這樣。」
「怎樣?」
「自找麻煩。」對方刻意放慢了講話速度,用一種讓虞因很想扁人的笑容和語氣將這句話說出口。
 
啊啊--不要太在意、不要太在意,不要跟他太過計較不然吃虧的是自己--
在心裡如此說服自己的虞因望著天不斷地深呼吸。
「既然你東西送到了、我事情也處理完了,那我先走了。」
 
虞因回頭,對方滿不在意地說:「喔,慢走不送。」
他轉身往反方向離開,頭也不回地。
虞因看著對方遠去的背影,心情複雜地將剛拿到手的禮物袋打開,拿出裡面的東西。
--那是一副鑰匙。
 
虞因滿頭黑線,搞不清楚對方給自己一副鑰匙是要幹什麼,要自己牽走他的車還是幹嘛嗎?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虞因也只能先把鑰匙收下,然後發了封求解的簡訊給他。
回家的路上虞因一直在想對方到底會給他什麼答案,還因此不小心多闖了一兩個紅綠燈。
……希望不要被拍到。虞因懊悔地想著。
 
停好車之後他拿出手機,對方沒有回應。
當他踏入家門的時候,聿有些驚訝地看著他。
「怎麼了嗎?」是他後面有跟了什麼嗎?不對,小聿又看不到。
「……你不是、要搬出去嗎?」
 
「……啥?」活到現在了他都還沒動過離開家的念頭怎麼到了今天他就要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搬離家裡?
「誰跟你說我要搬出去了?」
「……」
看著自家弟弟也是一副疑惑的樣子,虞因馬上就聯想到了另一個傢伙。 顧不得聿有些訝異的眼光,虞因衝上樓回到房間拿起手機就打。
 
對方很快就接電話了,聽到「喂」的一聲,虞因努力的告訴自己要冷靜,但還是有些咬牙切齒地直接問道:「你給我的是房子的鑰匙?」
「怎麼,你現在才知道?」
……這是他應該要早就知道的事情嗎?
「你給我這個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我弟說我要搬出去?」
 
「我以為我表現得夠明顯了?」雖然很小聲,但虞因依舊能聽到對方在電話那端的輕笑聲,「今天去找你之前我有到你家探訪過,剛好你弟在家,所以跟他說了一下。」
「你哪裡表現明顯了啊,給我個明確正常點的理由!」
 
「我之前有暗示過你吧,也說過想和你有更多相處的時間。」
「說的話就算了,我完全不記得有暗示這回事。」
「你之前不是還陪我看過房子嗎?還問我為什麼不看雅房就好?」
這算那門子來的暗示啊!陪人家看房子就是要一起住嗎?
 
按這邏輯來說那他不就得跟不下十個的友人住在一起了?虞因一口悶血卡在胸口吐不出。
「而且嘛,你那老是撞得滿頭包的樣子也實在是讓人看不下去,住在一起比較方便照顧。」
沒有滿頭包也沒有老是!只是偶爾受個小傷而已!
不過這些吐槽虞因只敢在心裡想想而已,不敢訴諸於話語。
 
「我住在家裡也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虞因說。
「你弟弟老是跟在你身邊讓我很不放心。」
……這什麼理由?是要不放心什麼,不放心小聿的話叫小聿去和他住啊!
「和我一起住嘛。」
 
當男人用有些撒嬌的語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虞因覺得自己像是被雷打到一樣。
他掛斷電話,把對方拉進黑名單。
 
 
OVER
27-Feb.2012.
 
那個和我一起住和掛電話都是我寫的,因為當時已經過了凌晨三點,我們還開了不只一個接龍,所以就、強制結束。
對於到底是誰這件事,其實前面的部分我的預想是虞夏,昊子說也有想過,但是太細微,所以還是當它是團霧。
到後面我真的也不知道是誰了,就、當作是團霧吧←
一直忘記問昊子可不可以發出來所以到今天才、嗯(?)
然後在我想不到篇名的時候有了這樣的對話:
 
Yoh
結果我想發文章但是又卡在篇名(炸)
【因與聿/?因】
然後我就?了(欸)
Hau
對不起我爆笑了←
連個問號都可以攻你,阿因,你要檢討了(幹)
Yoh
連問號都可以攻XDDDDDDDDDDDDD(爆笑)
這什麼經典句子(誤)
 
真的覺得太經典所以就收錄進來了XDD
下面附加一篇也是不明人士的小短篇。
 
 
虞因小心翼翼地爬著階梯。
天空飄著細雨,懶得撐傘的他將連身帽拉起。
石製階梯有些凹凸不平,連日來的雨天使得雨水積在不平滑的表面上,幾乎每踏出一步就會濺起水花。
已經特意折過的褲管終究躲不過被水弄濕的命運,甚至還有往下掉的趨勢。
走在前面的人不知不覺間越走越快,他們之間的距離漸漸拉開。
……到底為什麼能走得那麼快?
邊走邊害怕會摔倒的虞因不甘心地想著。
感到煩躁的虞因跟著加快速度,在只差一點就追上對方的時候——他差點滑倒。
快要失去平衡的瞬間,他緊緊地拉著對方的手。
一個差點往前倒、一個差點往後倒,當兩個人都穩住腳步的時候,對方終於回頭看他了。
「阿因你……。」
「我只是覺得,你為什麼不下來陪我?」虞因放開牽制,走到對方身邊,帶有些許不滿地說道。
其實,虞因只是抱持著死也要拉個墊背的這種同歸於盡的想法,不過對方顯然理解成另外一個意思。
他牽起虞因的手,笑著對虞因說:「一起走吧。」
 
8-Feb.2012.yoh.pen.
 
寫這篇的那一天和友人去了淡水。
下著細雨,走到重建街那邊的時候說要小心點走,不然跌倒就悲劇了。
然後我突然想到雙生裡面的那句「為什麼不下來陪我們」,聊著聊著就有了這篇的架構。
不過最後收尾收得、對不起我自己有覺得這收尾實在是太肉麻了。
 
好像才剛三月沒多久,但是明天就是四月了。
不知不覺間我的鮮網專欄也有五年歷史了,時間真的好可怕。
最近寫文章的靈感還是有著滿滿的因與聿相關,希望能撐到寫出來(炸)
 
以上,點閱感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