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70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MAGI/辛賈】Sunshine

  
跟上次一樣是四篇內容沒有關聯的短篇,對不起我真的不會想篇名所以就把它們都放在一起了(爆)
Sunshine是我寫第四篇的時候突然想到You are my sunshine這首歌,雖然和內文沒什麼關係。
總之,以下正文開始:)
 
 
「我覺得,賈法爾一定很愛我吧。」
被一座座的公文山包圍起來,辛巴達的聲音從裡面傳出,帶有點不真實的感覺。
聽到這句話的馬斯魯爾先是在第一秒懷疑自己的聽力是不是出了問題,放下賈法爾要他搬過來的最後一堆公文之後才想到,處理公文的辛巴達總是特別容易處於一種很自戀的狀態中。
如果這堆公文就是政務官對國王陛下的愛,那大概可以稱作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吧,只是現實中落花和流水應該要對調過來。
辛巴達是落花,賈法爾是流水。
「有沒有聽過打是情罵是愛?每次賈法爾露出很想殺了我的眼神的時候,我總是能感覺到,其實他是很愛我的。」
 
馬斯魯爾依舊沉默,他聽見了屬於賈法爾的腳步聲。
輕巧的、幾乎令人察覺不到的微小聲音。
 
這就是愛情的話,那迦爾魯卡和雅姆萊哈兩個人也很愛對方吧,馬斯魯爾心想。
漫天飛舞的公文裡,賈法爾雙蛇鏢的紅線在滿室的白色中顯得異常豔麗。
 
10-Mar.2012.yoh.pen.
 
 
「我缺乏賈法爾。」
政務官出差離開的一小時後,王這樣說。
「賈法爾說如果您能把這些東西看完、解決方式制定出草案的話,就差不多是他回來的時候了。」
隨手拿過一疊要蓋章簽名的公文,辛巴達搖頭,「你們這些人都不懂那種他不在身邊的時候,花都不香、糖都不甜的那種感覺。」
「其實我比較好奇的是,如果您這段時間都沒處理政務的話,是不是我們的政務官就不會回來了?」
「不要說那麼可怕的話。」
 
「我得了一種缺乏賈法爾的病。」
政務官出差離開的一天後,王這樣說。
「您如果能夠專心處理政務的話,也許病症會減緩一些。」
「看到政務就想到賈法爾。」
……您不管怎樣都可以想到賈法爾吧?
「您想想,其實平常如果您能好好處理這些事情的話,也能減輕賈法爾的工作量,您和賈法爾就能夠有更多時間相處了不是嗎?」
……把明天的部分一起拿過來吧。」
 
「我覺得我已經病入膏肓,藥石罔效了。」
政務官出差離開的一星期後,王這樣說。
「您的藥大概今天就會回來了。」
「什麼藥?」
「您看,藥回來了。」
「藥?」賈法爾不解地眨了眨眼。
「賈法爾我好想你——」
賈法爾毫不留情地一腳踹開飛撲過來的辛巴達,「王,臣下對於這一個星期以來您處理政務備感欣慰,但能否請您解釋一下這些公文的簽名是怎麼回事呢?」
辛巴達有些僵硬地看著賈法爾遞過來的公文,那是他親手簽名蓋章過的,但是……
「辛,你為什麼要在簽名的地方寫我的名字?」
 
24-Mar.2012.yoh.pen.
 
 
辛巴達的頭髮很長。
即使修剪頭髮,他也只是選擇把頸部以上打出層次。
「每次看到你下面那截頭髮,實在是有種想一刀剪掉的衝動。」賈法爾說。
「我也有想過要剪短,不過嘛……反正也習慣了。」
 
習慣是一種日積月累的行為。
看著眼前因為疼痛縮成一團而在床上左右翻滾的人,賈法爾想,也許自己也習慣了吧。
習慣當有人像小孩裝病不去學習一樣地,說頭痛不能工作的時候,不動聲色地坐在床邊,悄悄地壓著他的頭髮。
當他翻身的時候,就能體會到頭痛的滋味了。
 
「賈法爾,拜託下次用溫和點的方式叫醒我……。」
「你不是頭痛嗎,我只是幫你把藉口變成事實。」政務官冷淡地說道,在國王陛下的哀號聲中,開始了今天的工作。
 
06-Apr.2012.yoh.pen.
 
 
最近辛巴達熱衷於製作晴天娃娃,說是為了雨季的來臨祈福。
「希望就算下雨,也能看到太陽,而不是一直陰沉沉的。」
不過,雖然出發點是良好的,但是成果卻有些、爭議性。
 
……為什麼要特意將這個做得那麼像賈法爾?」
雅姆萊哈用有些詭異的眼神看著一臉欠扁笑容,手拿晴天娃娃的辛巴達。
那是在一堆普通的晴天娃娃中的特殊娃娃,以賈法爾為原型。
「我要把它掛在臥房的窗戶上,想必在祈望天氣晴朗的時候會更加專注。」
「你應該不會是想什麼賈法爾就是你的晴天之類的噁心話吧。」
「我才不會那樣想。」
辛巴達丟了一個像迦爾魯卡的晴天娃娃給雅姆萊哈,「妳就用這個來和我一起祈求有好天氣吧。」
雅姆萊哈對著沒有臉的晴天娃娃沉默了三秒,「我可以在它臉上扎滿針嗎?」
 
賈法爾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辛巴達遞過來的東西。
沒有臉的、像自己的晴天娃娃和筆。
「這是要我把臉畫上去的意思嗎?」
「我會每天看著它的臉,期望著早晨的陽光的。」
「如果這個真的能給天氣的好壞帶來一些貢獻的話你就好好用吧。」
 
當賈法爾畫上那個表情的時候,是帶有「這種臉對方應該不會想把它掛起來吧」的想法,但辛巴達在經過一番掙扎之後,還是掛上了。
他將兩個晴天娃娃掛在窗前,一個是賈法爾親手畫上臉,以賈法爾為原型的,另一個則是以他自己為原型,與像賈法爾的晴天娃娃兩兩相對。
雖然在晴天娃娃本該微笑著的臉上,是賈法爾慣有的鄙視表情。
 
20-Jun.2012.yoh.pen.
 
最後一篇大概是一個多月前想到的,結果我隔了好一段時間才寫出來(艸)
不過剛好和最近的天氣稍微有點應景(?)的感覺。
剛放暑假不到一星期,努力讓自己從假期模式調整到勞逸結合(啥)
 
 
以上,點閱感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