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への扉

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黃黑】Friday the thirteenth


  黃瀨覺得自己今天的運氣挑戰了他目前為止人生中的不幸巔峰。
  
  他在出門前看了眼月曆,是十三日星期五,也就是所謂的黑色星期五。
  
  不以為意地踏出家門,他不像綠間一樣執著著某些特定的生活模式,像那樣的生活不是很累嗎?
  
  對他來說,很多東西都能輕鬆上手,長久以來都是這樣。
  
  雖然在籃球上遇到了難以突破的對手,但畢竟也被稱作是「奇蹟的世代」中的一員。
  
  他的起步比其他人要晚得多,但他正一步步地追趕上去。
  

  而黃瀨在黑色星期五的不幸,從他踏出家門之後開始。
  
  先是發現忘記帶錢包又回家去拿、搭車的時候沒能來得及趕上可以讓他在規定時間內到學校進行晨練的最後一班車——遲到的下場是很可怕的,身為隊長的赤司在處罰人訓練加重這件事情上從不手軟。
  
  好不容易到達學校的他立刻衝去體育館,換好衣服到籃球場的時候,赤司微笑地看著他。
  
  「遲到超過十分鐘,加倍,沒做完的部分留到放學後的練習,再加倍。」
  
  他沒做完,所以註定了放學後的悲慘命運,而且因為早上的過度勞動在課堂上精神不濟,被老師在課堂上訓話,下課還被叫到辦公室去進行二次教育,關於上課應該要專心聽課認真學習這件事。
  
  中午吃飯時間,便當被班上同學撞到整個散落在地上。
  
  到下午的時候他整個人是一種又餓又累的狀態,打掃時間被玩鬧的班上同學碰倒的花瓶裡的水弄溼衣服。
  
  這意味著等放學練習結束後他只能穿著帶有汗臭味的衣服回家了。
  
  一整天下來的不幸讓他在放學後的練習顯得特別的沒精神,當然沒精神的部分原因是赤司說出的可怕訓練份量。
  

  完成的瞬間他整個人癱坐地上。  
  
  他的眼前出現一條毛巾,接過之後發現拿給他的人是……
  
  「小黑子我最喜歡你了——」
  
  黃瀨快速地站起來想要抱住黑子,旁邊的青峰馬上伸手攔住他,「你先給我把汗擦乾一點,敢把那些沾到哲身上小心我揍你。」
  
  「小青峰你自己還不是常常滿身是汗的就抱住小黑子!」
  
  「我和你不一樣。」
  
  「青峰君如果能用要求黃瀨君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的話,我會很感謝的。」黑子把青峰的毛巾甩到他臉上,做下結語。
  
  
  之後黃瀨硬是磨到和黑子答應和他一起回家——他覺得需要為自己不幸的一天帶來點好事,不過事情也不全然像他想的那麼美好。
  
  「哲和你一起走我不放心。」
  
  「我也想和哲君一起回家!」
  
  「你們兩個別來打擾我和小黑子的兩人世界啦!」
  
  「黃瀨君,我覺得你的語文能力需要再加強一下……。」
  
  「小黑子好過份——」
  

  被黑子說語文能力需要再加強的黃瀨很反常的一路上都沒說什麼話,黑子的話總是能讓他遭受打擊。
  
  路上他們經過了書店,桃井說有想買的雜誌就衝進去了。
  
  「你們看——聽說這期雜誌有小黃的照片喔!」
  
  「新生代模特人氣票選?」
  
  「這是分組的票選,現在是淘汰賽的階段,最後票選出來的第一名可以拍封面,算是很好增進人氣的一個活動。」
  

  雜誌裡穿著時尚的黃瀨和平常的黃瀨像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人。
  
  「果然是人要金裝啊。」
  
  「小青峰就算穿成這樣也拍不出來這種效果的啦!」
  
  「青峰君的話完全不適合。」
  
  「阿大穿這樣就像是給猴子穿衣服一樣啦,只會讓人大笑吧。」
  
  「給我錢我也不想穿。」
  
  「我又不是因為錢才穿的……啊,原來分組名單是這樣啊。」
  
  「小黃你之前沒看過嗎?」
  
  「沒有,我只知道自己有被提名。」
  
  「喔——那我們來看看小黃的票數吧!」
  
  
  黃瀨的得票數其實在整個結果來講是偏高的,但很可惜的是,他的對手票數比他還要高,而且高出不只一點。
  
  
  「你這個人氣模特也當得不怎樣嘛。」
  
  「小黃你運氣真不好,遇到一個贏不了的對手。」
  
  「黃瀨君,看來你要加油的不只有籃球呢。」
  
  「小黑子你總是在最後狠狠地捅我一刀。」黃瀨說,眼裡泛著淚光。
  
  黑子盯著黃瀨,「黃瀨君,就像籃球一樣,雖然現在還是贏不了青峰君,不過已經確實地在進步了,我是不清楚你在工作方面的情況,不過如果能夠像練習籃球一樣努力的話,下次一定沒問題的。」
  
  「哲你太看得起這傢伙了吧。」
  
  「我相信黃瀨君可以做到的。」黑子說。
  

  那個當下,黃瀨覺得一整天的鬱悶全都一掃而空。
  
  「小黑子我真的超喜歡你的——」
  
  「黃瀨你不要亂抱哲啦!」
  
  「小黃快點放開哲君,你身上都是汗臭味耶!」
  

  被黃瀨抱住的黑子沉默地看著遭受到青峰和桃井聯合攻擊之下掙扎著,但仍然緊緊抱著他、笑容燦爛到有點傻氣的黃瀨,輕輕地笑了。
  
  14-Jul.2012.yoh.pen.

  其實這是PTT小B板最萌配對票選的謝票文(艸),寫這篇的時候很神奇的在短時間內完成了,果然是奇蹟的世代(?)
  下面附上一篇711黃黑日的賀文,走向是黃→黑,幾乎都是對話(艸)
  事實上我七月有一小段時間偶爾會寫一下很短的黑籃短文,剛開始追進度的時候應該比較偏向青黑,因為有朋友很喜歡紅紅和黑黑(?)所以第一次寫的是赤黑,但是自從711那天寫了黃黑之後我就回不去了(?),看到朋友畫的黃瀨之後又更加地,嗯,就、黃黃閃什麼閃啊——還有種系統顯示:你對黃瀨的好感度上升10之類的感覺(咦)
  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小黑子(艸)
  總之,以下7→11(?
  
  
  
  「小黑子有害怕的東西嗎?」

  「只要是人都會有害怕的東西吧,黃瀨君。」

  「不過感覺很難想像哲君怕什麼的樣子。」

  「喂、黃瀨,你沒事問這種問題幹嘛?想嚇唬哲嗎?」

  「不是啦,只是覺得小黑子總是很冷靜的樣子,就算遇到不良少年在欺負人也會很勇敢地站出去說話,所以才有點好奇。」

  「黃瀨君有害怕的東西嗎?」

  「咦?」

  「你告訴我的話,我就告訴你吧。」

  「呃、小赤司?」

  「這個不能算吧?」

  「赤司的話……」

  「啊、赤司君。」

  「黃瀨,明天的練習加兩倍。」

  赤司的出現終止了這個話題,後來黃瀨也沒有再問過黑子類似的問題。

  

  「黑子,你有害怕的東西嗎?」

  某天誠凜籃球社比賽結束,大家一起去吃飯時,有人問了黑子這個問題。

  「只要是人都會有害怕的東西吧。」

  「咦,那你怕什麼?」

  「為了不讓人有機會作弄我,這個問題請容許我保密吧。」

  他想起了,曾經也有過一個人問過他相同的問題。

  當他還在帝光籃球社的時候,那個人總是叫他……

  
  
  「小黑子?」

  回家的路上,當黑子聽見黃瀨的聲音時,頓時有種從現在回到過去的感覺。

  「黃瀨君?」

  「有好一陣子沒見了呢,從被小黑子打敗以後。」

  「……黃瀨君,你有害怕的東西嗎?」

  「咦?」

  「啊……以前我問過小黑子這樣的問題呢。」

  「那個時候你說是赤司君。」

  「嗯,還被小赤司罰了加倍練習。」

  「那個時候老是被罰加重份量的練習、和小青峰比從來沒贏過、總是拿不到規定的至少二十分,小黑子還不傳球給我,雖然說上高中之後沒有好事情,不過那個時候也是一樣呢。」

  「可是……當小黑子把球傳給我的時候,我就會很高興呢,感覺就像是在告訴我可以去得分了,所以上高中之後才想把小黑子也帶去海常。」

  「就算沒有我,黃瀨君也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贏球的。」

  「但是有小黑子在的話,會更有衝勁啊!這種感覺該怎麼講呢,愛的力量?」
  
  「咦、小黑子等等嘛,別突然走那麼快──」

  「我最害怕的,大概是黃瀨君的死纏爛打吧,請不要跟著我。」

  「小黑子你好過份──我可以請你去車站前的速食店喝香草奶昔,再和我多聊一下嘛!」

  「……」

  「走吧走吧!」
  
  
  11-Jul.2012.yoh.pen.
  
  這篇大概是「既然是711,那就來寫點什麼吧!」的那種感覺(炸)
  我對黑籃的CP應該是青黑(前任)→黃黑(ing)這樣吧,希望有時間和靈感的話能寫這樣走向的長篇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