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への扉
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502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與聿/一因】Sugared



  老樣子,數篇短篇文。
  因為都有灑糖(吧)所以篇名乾脆就叫糖XD
  以下正文開始:)
 
  
 
  
 
  那個人有些時候會做出顯得有些任性,或是孩子氣的事情。
 
  虞因認為,那也就是所謂的,幼稚。
 
  
 
  一開始是他把要把糖果分放在盤子裡,但卻不小心倒太多,糖果散落在桌上和地上。
 
  他就直接拿著空盤子把糖果撿起來放進去,但是漸漸地發現一件很詭異的事情。
 
  為什麼撿不完?
 
  盤子裡的糖果有增加,但是在他以為已經撿完的地方,回頭再看時總會有一、兩顆遺漏的。
 
  最後當他終於把糖果地上的糖果撿完,準備來收拾桌面上的糖果的時候,他發現已經被弄好了,而一太正坐在他附近的位子上將數量平均分配在盤子裡。
 
  虞因看著一太嘴邊的微笑,覺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麼。
 
  
 
  「……你都幾歲的人了,覺得這樣很好玩嗎?」
 
  「看你這個樣子,很可愛。」
 
  
 
  對方眼裡的笑意和平靜的態度讓虞因原先因為煩躁產生的怒火降了下來。
 
  這個人為什麼可以做了這種莫名其妙的惡作劇之後連聲道歉都不說,卻用著很稀鬆平常,像在和人打招呼說今天天氣真好一樣的語氣說出這種話呢?
 
  這種,他自己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的確是、會讓人感到害羞的話。
 
  
 
  一太拆開了一顆糖果。
 
  虞因在感覺到口中的酸甜滋味時,惡狠狠地用牙齒咬了下去。
 
  
 
  24-Jun.2012.yoh.pen.
 
  靈感來源:
  http://www.plurk.com/p/gp40k5
  嗯我把它文字化了←
  然後別問我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場合,去問昊子吧(喂)
 
  
 
  
 
  
 
  
 
  那是一個意外。
 
  當事人是虞因和一太,地點在民宿房間,圍觀群眾若干。
 
  事情是這樣的。
 
  他們一群人約出去旅行,住的民宿安排的房間是和室,要自己鋪床。
 
  在大家都洗完澡也洗好衣服,等待烘衣機把衣服烘乾的期間,討論床要怎麼鋪的時候……
 
  「不要對著門,我完全不想一拉開門就看到有人在睡覺。」虞因說。
 
  「幹嘛說得一副大家睡覺的時候你不睡的樣子?房間就這麼點大,站在門邊看不到人太困難了吧?」陳關說。
 
  「不要鋪直的,鋪橫的,和把門拉開的方向一樣,枕頭放在門邊看不到的地方,這樣就算開門頂多也只會看到腳,如何?」一太說。
 
  「就算看到頭也沒什麼吧。」阿方說。
 
  「你們就不要到時候自己被嚇到了再來哀。」虞因說,但其他人毫無反應。
 
  最後是一太做下總結:「這個方向不錯了,反正床舖夠大,如果有人跌倒的話不會撞到別人的頭或是地板,還能有個緩衝。」
 
  
 
  討論結束後,決定兩個人去拿衣服,其他人留下來鋪床。
 
  虞因和陳關一起拿著還帶有點餘溫的衣服回到房間裡。
 
  先進去的陳關很隨意地把衣物丟在床舖上,虞因也跟進了這樣的動作,但是他接下來想避開那堆衣物再往前走,腳卻不小心拐到。
 
  ——左腳不小心拐到右腳。
 
  「啊,好痛!」
 
  然後,他就飛越過了一個床鋪,倒在一個有人坐著看書的床舖上。
 
  正確地說,是倒在那個人身上,對方伸手拉了他一下。
 
  「真的會痛嗎?」
 
  「我覺得會痛先喊一下不行嗎!」倒在對方懷裡的他有些底氣不足的說著。
 
  可惡,所以他當初就說鋪床的方向不要對著門啊──!
 
  是誰說如果有人跌倒的話剛好可以有緩衝,不會直接撞到地板的?
 
  「你是預知到我會跌倒嗎?」不就是眼前這位嗎。
 
  「嗯……只是有這種感覺而已,當然也沒想到居然是阿因你會發生這種意外。」一太笑著這樣說。
 
  雖然是和平時相差無異的笑容,但虞因怎麼就覺得那笑容看起來很刺眼也很欠扁呢?
 
  近距離看到,真的讓他很想一拳扁下去。
 
  
 
  「阿因,你要不要先從一太身上爬起來?」
 
  於是,虞因體會到了什麼是「全身血液都往臉上衝」的那種感覺。
 
  
 
  「——就是這樣,阿因的羞憤意外。」
 
  「誰羞憤了,明明就只是個單純的意外!」
 
  「你敢說你那時候沒有臉紅嗎?」
 
  「……」
 
  
 
  18-Jul.2012.yoh.pen.
 
  這是我從草稿山裡挖出來補完的,部分內容大概是兩年前的吧,部分真人真事改編(咦)
  真人真事的部分是,我真的幹過那種飛越(?)床舖然後瞬間反應是說好痛,但其實一點都不痛的事情(艸)(因為還是跌在床舖上)
  不過接住我的是棉被,這才是現實(?)
  
 
  
 
  「早安。」
 
  虞因坐在電腦桌前,充滿血絲的眼睛看向那個看起來一臉清爽還和他說早安的混蛋,微微嘖了聲,又將視線轉回螢幕。
 
  「你整晚都沒睡?」
 
  「要趕進度……你為什麼可以睡得那麼安穩?」看著別人去睡覺,自己卻不能睡真的很痛苦,而且還一直清醒到人家起床,簡直就是悲劇,日出真的沒什麼好看的。
 
  最可悲的是,整個過程還沒有人關心,不知道半夜不睡覺的人很需要一點安慰的嗎?就算是半夜起來上廁所的時候說一句早點睡也好啊!
 
  結果根本就沒有人出來,半夜的時候拍他背嚇他這種事他也可以接受,拜託不要自己一個人睡得那麼歡樂好不好?他真的會覺得自己很可憐。
 
  一太拉過電腦旁邊的椅子,坐在虞因身旁,「你真的想知道嗎?」
 
  虞因瞅了他一眼,再度將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要交出去的稿件上,「算了,你這個沒心沒肺的傢伙,我看透你了。」
 
  他重重地點了滑鼠左鍵,關掉視窗,把檔案丟到FTP上傳。
 
  「收工睡覺,晚安。」
 
  拍拍一太的肩膀,虞因站起來準備要往房間走去,但是一太拉住了他上一秒還搭在對方肩膀上的手。
 
  「因為,我夢到你了啊。」一太笑著這樣說。
 
  ……早上的陽光對通宵的人來說果然太亮了呢,虞因心想。
 
  「大白天的說什麼夢話,你還沒睡醒的話再回房間去補眠吧。」抽出自己的手,虞因用已經睜不大開的眼睛盯著一太。
 
  「那、要一起睡嗎?」
  
 
  22-Aug.2012.yoh.pen.
 
  最後一句是一太的台詞XD
  我想回應他的是阿因關門的聲音www
 
 
 
  
 
  TAG:[落湯雞][煩躁(?)][衣服]
 
  虞因走出家門到停車的地方才想到,自己忘了帶傘。
 
  抬頭看向天空,雖然有點烏雲,但整體來說還是滿亮的,應該不會下雨吧?
 
  當聞到空氣中有雨的氣味時,他感到有點不妙。
 
  當發現開始飄細雨的時候,他找地方先停車想拿雨衣出來,但是打開置物箱卻發現——裡面沒有雨衣。
 
  雨勢變強了,斗大的雨滴被風吹得像是在進行什麼集體移動一樣。
 
  認命地關上置物箱、戴上安全帽,他開始思考最近的一間便利商店在哪裡。
 
  傘就算了,騎車沒雨衣簡直就是人間慘劇。
 
  
 
  「你怎麼會淋成這樣?不是有穿雨衣嗎?」
 
  已經在約定地點的一太意外地看著脫下雨衣卻全身溼透、衣服都在滴水的虞因。
 
  「那是後來才買的。」
 
  「難怪你會穿雨衣過來……不過既然買了雨衣,為什麼不買傘?」
 
  「我忘了。」
 
  「嗯、你還是先把濕衣服換下來吧。」
 
  盯著對方遞過來的袋子,再盯著那張微笑的臉,虞因心情複雜地接過袋子,「你如果知道的話,為什麼不先告訴我要帶雨衣?」
 
  「我只是突然有這種感覺,好像多帶一套衣服出門會比較好。」
 
  「你為什麼不感覺一下這期樂透的號碼?中頭獎的話我會一輩子感激你的。」
 
  
 
  虞因發現,他換上一太的衣服這件事本身就是個錯誤。
 
  「……你是故意的吧?」
 
  「我的衣服就是這樣啊。」
 
  「我不相信全部都是這樣。」
 
  「我只是順手拿了這樣的衣服和褲子,沒有其他特殊的意思。」一太說。
 
  隱約感覺到被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虞因無力。
 
  他真的很不想承認這件事,但對方卻先開口了:「看起來像情侶裝也不錯啊,親愛的。」
 
  「不要亂叫,誰是你親愛的。」
 
  後來,虞因還是在路上找了間店買了衣服,把一太借他的給換了下來。
 
  
 
  22-Aug.2012.yoh.pen.
 
  TAG是那個時候吶喊養份不足的昊子ㄉㄉ提供的XD
  其實我寫完之後自己想吐嘈說阿因你當作是兄弟裝不就好了嗎←(喂)
  
 
  
 
  TAG:[棉花糖(←一球綿密含下去會化掉還會黏黏的那種(?))][偷偷地][下次]
 
 
  「跟你在一起我覺得好累。」
 
  他這樣說,在他們一起度過的第一個特殊節日。
 
  「我怎麼了嗎?」自己是做了什麼事情、要在這種日子聽到這樣疑似要分手的話?
 
  對方只是欲言又止地盯著他看,隨後又嘆了口氣。
 
  「你的下一句話應該不會是『我們分手吧。』這種話吧?」
 
  他微微愣住,然後笑了,從悶笑漸漸變成大笑。
 
  「我要提分手的話,絕對不會選聖誕節。」
 
  「情人節?」
 
  「愚人節吧,你提交往我提分手,多有紀念價值的節日。」
 
  「我們為什麼要在約會的時候討論分手的時間?」
 
  「你先說的。」虞因將放在背包裡的禮物拿出來,遞到一太面前。
 
  「聖誕快樂。」
 
  其實虞因原先是有些期待一太會不會對他的禮物有點好奇心的,但很明顯地對方完全沒有表現出他希望的態度,只是在收下後也做出了跟他一樣的動作。
 
  「聖誕快樂。」
 
  可惡,他好奇了。
 
  「不打開來看看嗎?」
 
  「你希望我現在看嗎?」虞因問。
 
  一太點頭。
 
  ——他雖然真的很好奇一太會送什麼東西,但這種好像輸了對方一截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莫名有些不甘心的虞因緩緩地拆開了包裝。
 
  「……你是在敷衍我嗎?」
 
  棉花糖。
 
  他收到了棉花糖。
 
  如果這是普通朋友送的就算了,但在不是普通朋友的情況下收到實在是……
 
  「我只是希望你對我可以像吃了棉花糖一樣。」
 
  「對不起我的慧根不夠,沒辦法理解大師的禪機。」
 
  「嘴巴甜一點啊。」
 
  虞因拼命忍住想把東西往對方臉上砸的衝動,怎麼會有人可以把這種話說得那麼理所當然?
 
  「失望了嗎?」
 
  「並沒有。」
 
  「剛剛說跟我在一起很累是怎麼回事?」
 
  「單純想嚇你,不過我現在真的覺得有點累。」好歹也讓人的期待別落差太大吧?
 
  「抱歉害你失望了。」
 
  「抱歉我也會讓你失望。」因為他學不來如何嘴巴甜一點。
 
  
 
  虞因回家後在背包裡發現了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禮盒。
 
  裡頭是一枚尾戒,跟他送給一太的耳環成套。
 
  
 
  「你是偷偷跟蹤我嗎?」
 
  「是意外的默契,下一次見面可以對我嘴巴甜一點了嗎?」
 
  「……我考慮。」
 
  
 
  26-Dec.2012.yoh.pen.
 
  這篇算是Foolproof裡面愚人節那篇的後續,TAG是昊子提供的。
  有一段時間沒寫文章,寫的時候覺得手感好難抓喔,就像很久沒寫字字會很奇怪那樣。
 
  上面的文章整理完之後發現其實還不少,雖然我都懶得發到blog和鮮網(炸)
  說真的,我看到自己上次發一因文是去年五月也覺得很意外←
  去年八月底開始到年底改變了一下生活形態,完全沒有腦力思考創作,今年開始做新的調整,希望可以跟怠惰說再見吧。
 
  以上,點閱感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