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への扉

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34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結成之前的他們

  
  
  希音納曾經想過,也許自己其實是母親撿來的孩子吧。
  種族是吸血鬼的他,喝不慣鮮血也不喜歡吃生肉,比起這些他更喜歡熟食,但這在族裡被認為是邪魔歪道。
  他在血族裡顯得格格不入,似乎自己的喜好要更加地接近人類。
  但他明明就是吸血鬼,一個喜歡曬太陽的吸血鬼。
  其實吸血鬼曬到太陽會變成灰什麼的都是騙人的,那只是為了讓目標放鬆戒心所傳出去的謠言罷了。
  天亮並不會讓一切好轉,就像他的人生一樣。
  他完全無法理解母親的味覺,而當有一天,一個和他有著相同臉孔的人類少年找上門時,他才明白過來。
  自己只是在不對的地方生活、只是和人類比起來有一對不一樣的牙齒。
  而他的血族母親所留給他的,也只有這樣了。
  他身上有著一半的人類血統。
  名為流音的人類少年毫不畏懼地進入血族領地,和他說了有關於父親的事情。
  希音納和流音是雙胞胎兄弟,關於雙親為什麼會生下他們、又為什麼會各自帶走一個孩子分隔兩地生活這點,兩個人都不清楚。
  「我沒有興趣知道這種事情。」流音說。
  「我對那個味覺詭異的女人的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希音納說。
  「我也是,看你的樣子似乎相處得非常不愉快。」
  「她弄出來的食物簡直就是惡夢。」
  流音用同情的眼神看著希音納,「剛好,我來找你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也許這件事剛好可以幫助你擺脫惡夢的食物。」
  「什麼?」
  「我們的父親是皇家騎士團團長,他最近突發奇想地希望讓自己的兒子也成為騎士,還向國王多要了一個職位,但是我從小到大最不想當的就是騎士了。」
  「所以?」
  「我本來是想說他會不會有什麼私生子沒帶回家之類的,結果居然查出來原來自己有個雙胞胎哥哥,反正文書上是寫兒子,沒有署名,你去也可以的吧?」
  「我不要,我想當遊俠。」希音納立馬拒絕,「而且哪有血族當人類騎士的?」
  「反正我也有一半是啊,有什麼關係,而且我想當法師。」
  ……最後那句話才是重點吧?希音納在心裡偷偷地吐嘈。
  最後人類少年失望地離去,而希音納在年齡符合規定後就立刻取得遊俠資格,離開了家鄉。
  他走入人類領地,並且覺得這才是自己該生存的世界。
  但遊俠不該停留在某個固定地方,於是他開始過著流浪般地生活。
  直到再次遇到了流音。
  當初苦惱的人類少年、或許該說是有一半血族血統,但屬於隱性,表面上完全是個人類的少年,最終還是成為了自己一點都不想當的騎士。
  因為某些原因,他得以離開皇家騎士團,過著像希音納一樣的流浪生活。
  然後,同樣沒有目的地的兩人成立了冒險團,開始了探索世界的旅途。
  
  01-Sep-12.yoh.pen.
  
  
  這是個以人類生活範圍為主的世界。
  並不是人類特別強大,人類沒有獸人族的力量、沒有血族的速度、沒有精靈族的法術專精、沒有海族的擅長水性,但是人類總能想出可以克服生活環境的方法。
  他們不致力於尋找自己能生存的環境,而是會想方設法將那個環境改變成能讓自己好好生活下去的樣子。
  他們擁有強大的適應能力,面對侵略時也總能想出解決的辦法,所以人類的居住範圍十分廣大,也沒有什麼種族對立的現象。
  他們利用所有能夠利用的一切來改善自己的生活。
  
  流音的父親是皇家騎士團團長,母親則從來不存在於他的記憶中。
  他只知道自己就像是被撿來的小孩一樣,跟著不像父親的父親生活在一個國王就像鄰家大哥一樣常出現在他家的奇妙環境中。
  身邊的大人都不像大人,造成他從小就異常地獨立自主,當大人們問他長大的志向是什麼的時候,他總是會說:「不要當騎士。」
  除了騎士,當什麼都好,他看著自己的父親每天早上出門後就跟著國王,偶爾還要留宿在王宮裡,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偶爾國王還會跟著他回家,這種生活實在是太可怕——難道當騎士的人就不能有點自由的時間嗎?還要全年無休?
  小小年紀的他曾經問過侍奉國王的女官,當時只得到一個意味深重的微笑,女官捏了捏他的臉頰說:「有些事情看看就好,千萬不要認真。」
  從那之後,他學會了對自己父親的各種行為都不要認真,但當他漸漸長大之後,他發現自己不得不認真來應對父親的各種不合理行為。
  像是,把騎士團的事務丟給自己小孩處理的這種事。
  「你們的書記官呢?」
  「從來沒有書記官啊,從今天開始就是你了,好好加油。」
  他滿臉嫌棄地看著那堆信件和文件,隨意拆了一封信來看,卻發現是國王寫給他父親的情書。
  流音對著那封詞藻華麗用詞優美,像是吟遊詩人會彈唱的詩歌般的情書微微發愣。
  這個工作,好像也不是那麼無趣嘛?
  「我會加油的。」他說。
  
  每天處理著團員的抱怨信、各地區的工作委任、情報回傳、求職信、來路不明的愛慕信,還要聽並不想知道的八卦事件,他深深感受到,權力果然會讓人腐敗,而國王還是三不五時地出現在他家,還會關心他的工作進度。
  「他是吃飽太閒嗎?」
  「他就是太閒才來吃飯,而且他把某些自己要處理的文件都混在我給你的那些文件裡了。」
  「……我要離家出走。」
  「別這樣,國王會傷心的。」
  「他又不是我的誰。」
  「人家好歹是國王,有點尊重好嗎?」
  「是你們讓這種階級制度應該有的尊重蕩然無存的,而且你自己也沒多尊重他吧?」
  他從來沒看過父親對國王表現出任何一點尊重的樣子。
  「這種話可別亂說。」他的父親微笑說道,但並沒有否認。
  
  流音曾經以為生活就會這樣平淡地過下去,直到某天,他的父親說希望他能夠成為騎士。
  「我拒絕。」
  「文書都已經辦好了。」
  他身邊有一個任性妄為的父親,和一個任憑他的父親任性、偶爾也跟著一起亂來的國王。
  流音試著想找出逃離這一切的方法,他找到了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雙生兄弟,希望能將這一切的事情在自己身上畫下句點。
  單槍匹馬地闖入血族領地的人類少年,身上有著血族的味道,和一張長得與族中異類一模一樣的臉。
  他最終是失望地離去,並且不得不接受父親的安排。
  
  有一天,他看著國王那有著如詩般的美感的、給他父親的情書,結合了從女官與侍衛和自己親眼所見的各種,開始寫起了些什麼。
  他的父親終究是准許他離開,原因是最近流行於騎士團裡和王宮中的一本書,「國王與騎士團團長的私情記錄」。
  「你走吧,每個月月初記得去騎士公會領薪水。」
  「謝謝,我會想念您和國王的。」
  流音整個人連同行李一起被丟出家門,他看著東西齊全擺放整齊的行李,默默地重新收拾好,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家。
  他很隨意地流浪各處,每個月的固定收入和先前寫書出賣他父親的稿費足以讓他不工作也能好好生活。
  然後,他遇見了那位拒絕他提議的、如今已經成為遊俠的雙胞胎兄弟。
  同樣沒有目的地的兩人組成了冒險團,共同開始另一段嶄新的旅程。
  
  10-Mar,2013.yoh.pen.
  
  這是個連作者都不知道會如何發展的故事(),手稿大概是近一年前寫的吧。
  總之就是各種天馬行空和自由發揮,簡言之就是一個字,扯。()
  點閱感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