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への扉

關於部落格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 2634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與聿/一因】Puzzle


  
  虞因直盯著放在桌上的東西,遲遲不肯坐下。
  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幾次了?
  雖然上課沒有弄座位表,但是自己或多或少還是會習慣大概要坐在哪裡,沒有到執著說一定要某個位子,不過還是會有個固定的距離和方向,畢竟在沒踏進教室看到有哪些空位以前,誰能保證哪個位子不會有人坐?
  當然,通常大家會自動忽略的第一排座位例外。
  
  他想坐的位置上,總是會放著紅色玫瑰花。
  第一次看到的時候虞因並沒有多想,只是隨手把花放到隔壁空位,再把自己的東西從背包裡拿出來,放到桌面上。
  但當隔壁有人坐下時,拿起了那朵紅玫瑰,「這花哪來的?」李臨玥興致盎然地問,唇邊勾起一抹微笑,堪稱得上是人比花嬌。
  「不知道,我來的時候就放在這張桌子上。」虞因敲了下桌面,「大概是之前有人上完課忘記帶走的吧?」
  「嗯,也許吧,如果是有人送的就可憐了,居然沒被帶走。」
  那朵玫瑰花最後在下課時又被放回了原先的位置上。
  
  第二次是隔天,他再次看到桌上擺了一朵紅玫瑰。
  這次虞因選擇了隔壁的座位,那朵花旁邊還放著一張小卡,就在虞因壓不住心裡的好奇心,想把它拿過來看看的時候,有人的動作比他快了一步。
  李臨玥看著那張小卡愣了下,隨後用意味深長的眼神望向虞因,把手中的東西遞給他。
  對李臨玥奇怪的反應充滿疑惑的虞因順手接過小卡,那上頭寫的字讓他感到不知所措。
  樣式簡單的粉色小卡上印著英文花體字「For」,中間空白處只有兩個字,「虞因」。
 
 
  從那之後,只要是虞因有到學校上課的日子,他都會看到有玫瑰花。
  數量不一定,但大部分時候是一朵。
  對方的這個舉動有刻意挑在虞因上課時間之前沒有排課的教室,虞因嘗試過想要提早去教室堵人,但不論他什麼時候踏進去,總能看見被放在桌上的紅色玫瑰花。
  如影隨形。
  
  「又來,這傢伙煩不煩啊。」虞因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去面對玫瑰花了,現在他們班的人都會自動把放著花的位子留給他。
  陳關拍了拍虞因的肩膀以示安慰,「別太在意啦,不就是被別人像追女人一樣送花嗎——」
  完全沒被安慰到的虞因惡狠狠地瞪著陳關,「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阿因,表情那麼凶狠會交不到女朋友的喔。」
  「少囉嗦。」
  在一旁看戲的李臨玥同樣拍了拍虞因的肩膀,「你也沒多少時間在意了,我猜今天應該是最後一次。」
  虞因拿起小卡,這次上面除了他的名字,還寫了時間地點。
  「……妳為什麼知道?」
  「你知道玫瑰花依照不同的數量,會有不同的花語嗎?從那一次沒有附上小卡的玫瑰花開始算的話,今天這朵是第三十朵,三十朵玫瑰花的花語是,請接受我的愛。」
  「幹!」虞因下意識反應地罵了髒話,「這什麼噁心的爛梗!」
  李臨玥用一種「你沒救了」的眼神看著虞因,「這叫浪漫好不好。」
  虞因驚恐了,「等等,只有我覺得這個送花的傢伙是個變態嗎?」
  「反正人家時間地點都寫了,你就去看看是怎樣的變態吧。」李臨玥不以為意地說,「老師都來了,你還不坐下嗎?」
 
 
  時近黃昏,夕陽將校舍染上一片橘黃。
  他打開門的時候,那人停下將書翻頁的動作,抬起頭來,在兩人的視線交錯時露出了笑容。
  那副安靜沉穩的模樣,在暮色之中顯得格外吸引人。
  ——騙子。
  虞因隨意地坐在一太附近的桌上,「好玩嗎?」
  「我很認真。」一太說。
  「騙子。」
  「我騙你什麼了?」
  「外表詐欺,我本來打算第一件事是要一拳揍下去的,結果我居然打不下手……笑什麼!有話要說就快點講啦!」
  止住笑意,一太闔上手中的書,他拿著一朵紅玫瑰,站起身來坐在虞因旁邊的桌子上,「第一朵花你沒有收下,所以這才是第三十朵。」
  「願意收下嗎?」
  虞因將一太手裡的花抽走。
  「我只是不想再被噁心下去了、嗚!」
  他睜大眼睛盯著那個彷彿暈染著夕陽餘暉的人,爾後,回過神來的虞因在慌亂中想要離開。
  頃刻間,他被一太拉入懷中,緊緊地抱住。
 
  Mar 2,2013.yoh.pen.
 
  這是去年三月CWT33的時候有出現在攤位上的一因無料內容。
  其實從去年三月就一直想要放出來,但不知不覺就到這時候了(),下面是當時的後記()
 
 Free talk
  這裡是窗了新刊所以心虛的寫了無料的陽日。我覺得自己應該是受了只要是場刊圖上出現的預定新刊都會窗掉的詛咒()
  雖然預定的新刊是方因,但最近頻率切不過來()就寫了一因,還爆字數,而且煽情到我頭都痛了(不要牽拖),寫完再看的時候都覺得有點羞恥()
  感謝把這份無料帶回家的人,希望這篇能讓人看了不頭痛喔!
 
  會有這種效果嗎XD
  我這次CWT36場前開社團噗浪寫宣傳的時候翻到去年CWT33的攤位圖,然後我才想起來「啊,我曾經窗過方因」這件事。對不起我真的已經忘記它發生過了()
  去年到後來連廣告都懶得放了,就這樣到今年,三場CWT過去,時間真可怕(我好像也常說時間可怕)
  其實八月的CWT34、十二月的CWT35,剛結束不久的CWT36社團都有報名參加。
  大概我也不希望都只是廣告而沒有文章吧,這樣想來沒放廣告或許是好事也說不定(???
  下收另外兩篇去年寫的一因文,一篇純對話、一篇是因與聿Only特別企畫商品的衍生文,應該也是看了昊子的圖才把它轉成文的()
  (昊子原噗:http://www.plurk.com/p/ipva4y)
 
 
  「大年初五那天你有空嗎?」
  「有什麼事?」
  「找你出來吃喝玩樂不行嗎?」
  「這種話從你嘴裡說出來實在是很詭異耶……約什麼時候、在哪裡見面?」
  
  「你今天要出門?」
  「對啊。」
  察覺到其他人看他的眼神有些詭異,虞因疑惑地問:「怎麼了嗎?」大年初五出門很奇怪?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大年初五啊,有什麼特別的?開工?」
  「阿因,誰約你出去?」
  「一太。」
  「……」
  「呃、有問題嗎?」
  「……」
  「沒事的話我出門囉?」
  「……路上小心。」
  
  「夏。」
  「嗯?」
  「我剛剛突然想到一句話……」
  「什麼,羊入虎口?」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你想得太遠了。」
  
  「你是故意的吧,說什麼大年初五。」
  「我以為你會看日期。」
  「放假就是會放到不知道日期和星期啊。」
  「有覺得忘記帶墨鏡出門嗎?」
  「我只覺得我想回家,難怪我爸看我的眼神那麼奇怪。」
  「我們也可以閃別人啊,走吧。」
  「手伸回去,我不牽。」
  「你希望我把手放在其他地方嗎?」他指了指附近一對情侶,男方摟著女方的腰。
  「你可以跟我一樣把手放在口袋裡。」
  「好吧。」
  「喂、放你自己的口袋啦!」
  「你說的喔。」
  「……拜託不要拉著我的手一起。」
  「走吧。」
  
  14-Feb.2013.yoh.pen.
 
  去年初五那天是開工日,但同時也是情人節XD
  這是很隱誨的邀約方式wwwww
 
 
 
  虞因拿到了以自己和身邊親朋好友們為樣本的Q版棉花糖
  
  「哇──棉花糖耶──」
  「很可愛吧?」
  「妳怎麼會想到要做這種東西?」
  「送人自用兩相宜啊。」
  「好吧,我收到覺得滿高興的,而且居然大家都有。」
  「是巧克力餡的,不會太多也不會太少,很好吃喔,記得別放太久,賞用期是一個月。」
  「我知道了,謝啦。」
  
  雖然棉花糖很可愛,不過東西太可愛反而有些造成困擾。
  「唔唔……」好難下手喔。
  但又不能一直放著……
  「阿因。」
  「嗯?」正對著棉花糖煩惱的虞因抬頭望向前方的聲音來源,「喔、一太啊,怎麼了……嗎……?」咦?對方手上的東西是──
  他有些疑惑的靜靜看著一太將手指捏住的白色圓形物體緩緩地送至唇邊──輕舔了下。
  那是以他、虞因為樣本的Q版棉花糖。
  意識到對方做了什麼的瞬間,他難得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動手比動腦還要快,在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動手制止了一太的動作了。
  「要吃就好好吃啊!」幹嘛搞得那麼……腦中不由得回放了一太方才的舉動,虞因狠狠地打了他平常不會動手的對象。
  一太並沒有反抗,只是閃過虞因揮向自己臉部的拳頭,將棉花糖放入口中,有些含糊地說:「我不介意你也這樣吃我的啊。」
  
  虞因很介意,所以他最後把一太的棉花糖塞進對方的嘴裡。
  然後換來了滿嘴的巧克力味。
  
  Jun-06.2013.yoh.pen.
  
  這三篇文的完成時間都是在七月因與聿Only出一因短篇集之前,但是都沒有收錄進去。
  出自於一種很矛盾的心理,自己解釋不上來,或許也是放到現在的原因。
  翻了一下,上次發一因文是去年一月,當時還說對再之前是五月感到震驚。
  結果現在都過一年了,其實我去年還是有在寫一因文的,不過沒發出來的部分大概都放到短篇集裡了(但也就很短小的那種),或者是插花稿(有買夜貓的木偶或夏尋的話應該都有看到齁)
  我還是很喜歡因與聿、很喜歡寫文章時候的感覺。
  只是有時候,人的惰性可以戰勝一切……()
 
  以上,點閱感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